本来我在急诊是走温柔路线的,但是这「西装男」却让我破了功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17

编按:建议搭配音乐

初来乍到这边乡下的小医院,长途跋涉经过了漫漫溪水,倚着高耸山脉前行,至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让前尘往事也都慢慢消失在身后。

这次,我想做个好人。

至少⋯⋯从温柔一点开始吧XD

想起每次在之前的医学中心,急诊裏头或是开刀房内,又凶又吼的,实在是太不合我气质的路线了(拨髮)

既然这次全部砍掉重练,那幺,或许,我可以做个温柔的好人(握拳)

…………..

分配到的小小医院内,麻雀虽小,但五脏俱全。各科别都有,连开刀房跟加护病房都配置了。

虽说「配置」了,但人力不足的问题,严重到有些部门只有一个两个人勉强撑着。

我不想碰外科。

暂时不想。

所以先从门诊跟急诊外科开始。

急诊部门的人面对新报到的医师都好客气。

我当然也是如预期的温柔又婉约,新病人来会微笑问诊(虽然戴口罩看不到),连病人小朋友都会拿到我用外科手套吹绑的兔子气球一枚呢!

(这段期间我可是训练了多才多艺的绑汽球功力!还会绑米老鼠跟鸽子!)

毕竟,当外科医师不想碰外科,还是要有个第二专长好QQ

可是那天我就又破功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在急诊时,诊断到了个阑尾炎的病人阿当,痛了两天理应要开刀了。会诊班表上的轮班外科医师已经联络好,允诺着会再评估病人情形选择手术方式。

所谓的选择手术方式,也就是阑尾炎的两大手术方法:

    腹腔镜阑尾切除术(Laparoscopic appendectomy) 传统剖腹阑尾切除(Opne appendectomy)

腹腔镜也就是所谓的内视镜,在术后疼痛及伤口美观较优,但是需要全身麻醉插管以及较长的手术时间。

而传统剖腹阑尾切除,一直没有被腹腔镜完全取代掉,就因为它有麻醉简单(可半身麻醉)以及手术时间较快的优点,针对身体状况较差、不能承担太複杂麻醉的病人、以及评估阑尾炎已经拖太久肿胀到化脓的状况,有时候医师就会放弃腹腔镜,改用传统切法。

能有多一项武器,多一项选择,对医师来说就是多一个保障。

而究竟要选择哪种手术?都要主刀医师评估、讨论之后才能确定。

通常,能够先选择腹腔镜就用腹腔镜,但是如果腹腔镜开不下来,就要转为剖腹开法,这有个专有名词「shift to open」,这个指数是要算出比例的,shift to open rate过高时,就要检讨医师的技术,或是病人是否情况太为严重,甚至是延误送医等等,早有许多论文在做探讨。

选择哪种手术方式,基本上就是这幺複杂的事情。

我还在急诊帮忙处理开单的事情⋯⋯双手没停过,正在跟护理师们聊着:「刘医师,妳讲话好温柔唷。」

我还装模作样「欧齁齁齁没有啦~~」

这时阿当的家属突然一群人讨论声音变大,我觉得奇怪歪头一看,众人似乎正在争吵着甚幺?

就见人群围上护理站,绕着我身边,一个刚才没见过面的西装年轻人开口了:「医师,我们是阿当那床的家属,我们不能接受你刚刚的解释,要求不要手术」

我傻眼⋯⋯明明才刚说同意手术的。

我耐着性子把手术与不手术的差异又解释了一次,众人交头接耳之后,又是西装男开口:「既然是这样的话,你再把刚才电脑断层讲一次」

我一愣,才刚讲完,又要解释?

我环顾:「你们都是家属吗?」

西装男抢答:「对啦对啦!你讲就是。」

我对着人群中刚刚有先确认过是病人母亲的阿姨,缓缓再讲一次,心中正在纳闷。

我每讲一段落,西装男就拼命称是:「你们看跟我刚讲的一样」

我讲到手术方式时:「所以建议要手术,手术有腹腔镜跟阑尾切除⋯⋯。」

这时西装男大声说:「没错没错就是要腹腔镜啦!」

说完他转身对着周围人们说:「腹腔镜才是正确手术方法啦!没有甚幺开不下来的事情啦」

这时候我开始感觉不对劲了!

沉着脸,我不讲话,瞪视着这个举止奇怪的西装男,他高谈阔论的模样,跟其他家属形同业务在宣传的对话方式,这是哪们的家属???

何况病人要用什幺手术方式也不是他出一张嘴说了算的!

西装男回过头,拿出手机就要拍我正在使用的电脑萤幕,我出声制止:「等一下!先生!你在做什幺?」

西装男嘻皮笑脸:「存证啊不是!存纪录啦!」

我大吼:「病例是病人的隐私,如果你是家属,请你依照流程提出申请,我们甚至可以烧光碟给你!可是我要问你!你到底是病人的甚幺人?」

一旁病人的妈妈打圆场:「医生那个⋯⋯他是⋯⋯他是我们朋友啦,」边说边使眼色,我可看在眼里!

我深呼吸转头对阿姨柔声说:「阿姨,妳刚刚第一时间来,我都完整解释给妳听过了,如果是妳提出问题,我没话说就是再解释,可是现在,外科医师才能确定的手术方式,怎幺会是这样随便一个人讲就好?还有,我再次问妳,这旁边先生到底是妳们什幺人?」

周围人都有点手足无措,远远的护理师们看到我声音姿态都越来越火爆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阿姨讪讪地嘟哝着甚幺低头不讲话了,西装男态度也不示弱:「就说了我是家属啊!妳这医生很奇怪。」

我一拍桌子跳起冲到远方躺在床上的病人旁,手指着西装男问:「阿当先生,那边那个西装男你认识吗?」

阿当一脸茫然摇头。

这下所有人连西装男的脸都黑掉惹!

我走回电脑前,提高音量对西装男说:「先生!你是什幺人?一下说是家属一下说是朋友,串供也串好一点!病人根本不认识你!急诊不是任你骚扰病人的地方!你要不就出示证明确认你是家属!要不就马上离开!」

西装男有点愣住,没想到我一介女流也会耍狠!

废话!因为急诊旁派驻的保全先生已经听到吵杂、在一旁待命了!!

(当年我在急诊被黑道追打过,这些重点非常注意XD)

急诊所有人都转头看过来!西装男摸摸鼻子还要对病人妈妈说些:「阿姨⋯⋯那个⋯⋯。」

我高八度音:「先生!!!!」

他只好悻悻然离去。

这时候吓得躲在一旁护理师们总算探出头来,刚好这时到急诊的会诊外科医师也出现了,看到母狮狩猎发狠完的暴风雨后宁静,还不知道刚才发生甚幺事XD

事后询问,原来西装男是保险业务,事前完全不认识,出现在急诊闲晃拉客户,藉机要展示自己对医疗专业有多熟悉,一下子指使家属们拒绝手术,一下又改手术方式要由他们指定⋯⋯。

被轰走只是刚好。

我自己认识许多专业的良好业务,不需要也不用这样的方式干扰医疗现场作业。

回过神,看到护理师们距离我五公尺安全範围,突然想到:

啊!我才说我要改走温柔路线的呢!!!